您所在的位置: 新闻频道 > 嘉兴新闻 > 图说嘉兴 > 正文
兖州治疗白癜风的医院
嘉兴在线新闻网     2017-10-18 07:58:45     手机看新闻    我要投稿     飞信报料有奖
兖州治疗白癜风的医院,安徽能否根治白癜风 ,北京什么医院白癜风料好,华海白癜风幼儿白癜风患者可以喝牛奶吗?,开鲁白癜风医院,岳普湖白癜风医院,滨州根治白癜风的药物

吕其明、叶小纲、黄蒙拉老中青三代音乐家为“上海之春”揭幕

4月28日晚,叶小纲“中国故事”专场音乐会在上海交响乐团音乐厅登台,第34届“上海之春”国际音乐节正式启幕。对叶小纲来说,这也是一趟“寻根之旅”。

音乐会全球首演了上海交响乐团委约叶小纲创作的交响组曲《敦煌》,与此同时,凝结叶小纲近些年创作心路历程的《峨嵋》《悲欣之歌》《星光》《喜马拉雅之光》也在音乐会上逐一奏响。值得一提的是,这些作品均是首次回响在叶小纲的家乡上海。

作曲家叶小纲原籍广东,从小在上海长大,多年来工作和生活的重心都在北京,但用他的话说,他和上海在文化血缘上更接近。

“敦煌”是写不完的题材

在叶小纲眼里,敦煌是一个永不消逝,永远也写不完的题材。

早在1983年读李泽厚《美的历程》,他就被书里对敦煌的描述打动,大学毕业作品《第一小提琴协奏曲》(又名《辨》)也是以敦煌为写作题材。

“敦煌本身的造型艺术,内涵的审美趣味,折射出来的佛经故事和思想都很深邃,至今影响着中国的生活乃至东方的意识形态。”叶小纲对中国的“审美之源”敦煌心仪已久,因而当上交委约他写《敦煌》时,双方一拍即合,“这是一个让人憧憬激动的题材,你甚至可以为它献身。”

交响组曲《敦煌》共计八部作品,昨晚,指挥家余隆执棒上交率先演绎了序曲《乐舞》,不光折射过去,也面向未来,影影绰绰里都是敦煌的色泽。叶小纲这样总结新曲的风格,“我的音乐还是很内敛的,但这部不太一样,吵一点闹一点,手法稍微有点现代。”

除了新作《敦煌》,音乐会还在沪首演了《峨嵋》《悲欣之歌》《星光》《喜马拉雅之光》,这些作品均是叶小纲近几年回望中国文化,用西方技法创作的代表。

打击乐手胡胜男出演《峨嵋》

小提琴家黄蒙拉出演《峨嵋》

《峨嵋》(2015)描绘和讴歌了峨嵋清秀娟丽的自然风光、人文情怀,上海小提琴家黄蒙拉携手打击乐美女博士胡胜男,以小提琴与打击乐二重协奏的形式上演。

钢琴家宋思衡出演《星空》

《星空》首演于2008年北京奥运会开幕式。当年,总导演张艺谋希望开幕式上有一首钢琴曲,苦寻无果,叶小纲临危受命,才写出了大家都满意的《星光》。此曲原由郎朗首演,4月28日晚,上海钢琴家宋思衡接过了演奏的接力棒。

低男中音沈洋出演《悲欣之歌》

《悲欣之歌》(2012)是一部声乐套曲,四首声乐歌词全部取自李叔同的诗文作品,低男中音沈洋在现场一展歌喉,唱出了动乱屈辱的年代里,一代爱国青年的愤懑、惆怅与无奈。叶小纲说,《悲欣之歌》就是为沈洋量身定制的,演唱难度高,还有点表现主义。

《喜马拉雅之光》(2013)里藏着叶小纲对西藏高原文化的思考和赞叹,也是他专门为上海出身的男高音石倚洁所作。字里行间,叶小纲不吝对这位“御用”男高音的欣赏,“他独特的嗓音条件是中国男高音里很少见的,这也给我造成了困惑,好些作品没有他就演不了。”

与上海的文化血缘更接近

作曲家叶小纲、指挥余隆、男高音石倚洁、男童高音刘珅等谢幕

叶小纲的父亲叶纯之是新中国早期音乐的拓荒者之一。4岁时,他开始跟着父亲学钢琴,直到1978年考进中央音乐学院,他都扎根在上海。家乡上海,始终是他心头抹不去的回忆和思念。

上世纪六十年代,陕西南路的一栋老洋房里,年幼的叶小纲在弄堂嘈杂的叫卖声、吆喝声里弹着钢琴,弄堂里随时可听可见的市井生活气息,给他留下了完整的记忆。也因此,在文化血缘上,他自认和上海更接近。

1987年,叶小纲赴美留学。回国后的1998年,上交邀其任驻团作曲家,叶小纲欣然应允,次年便交出了驻团作曲的首份答卷——交响乐《春天的故事》,并在“上海之春”举办了个人作品音乐会。而后的一系列合作,双方渐渐培养起了信任和默契。叶小纲还记得,那时,他所有的影视音乐都是在上海交响乐团录的音。

前不久,琵琶演奏家吴蛮在上交音乐厅献演了叶小纲的《琵琶协奏曲》。在吴蛮眼中,这首作品充满了上海风味,但叶小纲坦言,“上海元素”并非他刻意为之,而是自然流淌出来的,“我拿起笔就写,儿时有印象的南方调子都被编到了曲子里。”

生于广东,长于上海,生活在北京,游走过美国,丰富的生活经历锻炼了叶小纲音乐写作上的包容性。这些年,他穿梭于教育家、作曲家、活动家等角色之间,逐渐成为中国音乐领域的领军人物,他接受到的委约创作,亦遍布海内外。

接受国外委约时,他说,“手上的桎梏、心中的条条框框会少一些,能比较自由地写作,音乐语言也会比较现代。”接受国内委约写地方音乐,就要“看人下菜碟”,要更精确。除了熟悉不同地域在语言、腔调、做派上的差别,更重要的是,音乐里要有自己的坚持和味道,因此而来的学习也成了他最大的快乐。

叶小纲观察,近些年来,上海还未出现“母语感”特别强的音乐作品,大型交响曲亦少见。因为有“母语”优势,他表态称,2021年之前计划和上海多加合作,创作有关上海题材的作品,把更多作品放在上海演,甚至把工作重心放到上海。

未来三周内,第34届“上海之春”国际音乐节将在沪上各大剧场开演,来自中国、美国、法国、波兰、瑞士、英国、俄罗斯、意大利等十余个国家的乐团、音乐家、舞蹈家,将献上39台音乐舞蹈演出。来源澎湃新闻记者)


来源:嘉兴在线—嘉兴日报    作者:摄影 记者 冯玉坤    编辑:李源    责任编辑:胡金波
 
 
江西治白癜风的偏方